2012-02-22

這樣

聽說貓是對人的心情很敏感的一種動物。

雖然說狗也是,不過狗很黏人,感覺好像任何時候都有黏。貓的話慣常是獨來獨往,不過有很多案例說是主人傷心時,貓會特意跑來磨蹭,會「咕咕」叫。

要是我有貓的話,這兩天應該是他黏着我的時候了。

2012-02-14

孤家寡人興祝甚麼?

各位2月14快樂ww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各位快樂就好。

今天讓我哭哭好了。
這種時候還真想有個伴侶甚麼的。
例如有遇到甚麼事可以稍稍哭着回家,抱着那個人用力磨臉。
或許可以直接抱着入睡,隔天起來又是睛天。
也許單純的玩弄一下,然後又可以充電滿滿。

還可能是直接被罵很大。

不過人總是會有這樣的需求。
心裡總是覺得沒所謂,不過有甚麼狀況那個親密關愛的需求就會外露。
怎麼說,總會有句話是只想向專屬於你的人說。
怎麼親密的朋友也不是對象。

有有沒沒,沒沒有有,對我這個未曾有過的人來說,只能說是一種羨慕。

好吧,我只能想像熊叔就坐在旁邊,然後可以慢慢靠過去......

2012-02-12

50職業糟糕圖收圖no.2


 各位好,50職業圖坑的02號出來了!

這次是由阿啾所點的公車司機。不瞞大家,我有看過在公車上做○○和○○○的片段,這個題目對我來說是很容易聯想出來的。像這樣一個司機提早一點駕車暖機,欲求不滿的他把褲子脫掉,坐上假陽具一邊暖身一邊暖車。為了大家的公共交通安全着想,這次畫的是SOLO。







內有追加おまけ




上一張忍不住寫了迷你小說,這一次心血來潮做了噴精動畫。

好像要點下去才能看
另附上動畫的衍生物,牛奶量調整版的司機。
接下來的更新速度會放慢下來,不過還是請大家期待下一彈

2012-02-11

50職業糟糕圖收圖no.1

我看到朋友洋蔥在某地方展開了50職業的圖坑,因為50很熱血,所以自己掉下去了。

其實想想,要畫50張的話,即使畫草圖也有50張草圖,根本是個玩很大,卻又很實用的坑。這些職業的順序由噗浪回覆的順序決定,完成看心情。到底甚麼時候才會坑完呢?ww




No.1 空中少爺
由洋蔥所點
原來有這個職業!!
我一直以為空中的服務員都只能是女性。頭一張就要我去找參考,這真是個好開始啊(青筋)。

這張的處境是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客機9793正在由東京飛往舊金山途中。

我一直都在負責短途飛機,像這樣要留在空中七小時的還是頭一次。客機平穩的飛,因為是長途飛機的關係,大概有三分之二的客人在睡眠,餘下的大多是看窗外。這下子連詢問也不用,再看個五分鐘就可以回休息室稍稍輕鬆。

這時耳邊傳來悅耳的告示音樂──

「哼哼!真不好意思。」
說話的是一把粗厚的聲音,這不是我聽過的口音,絕對不是機長。
「這班機,叫甚麼來着,機長♥?」
「嚇!九、九七......」
機長的聲音很抖,後邊的數字完全聽不清楚。不過機長的驚恐已經滲到在座的各位心裡。
「九七甚麼?嗯?老子我聽不到喔♥。」
「是九七九三!」
「機長是要我聾掉喔,你來給我處理掉。」
這段話說來有幾種意思,一是讓機長去控制飛機,二是讓某個人去把機長殺掉,三是對機長做出某種事,四是──
「對啦九七九三,那麼機上的乘客都聽着。老子現在要接管這架飛機,機長因為很忙所以會由老子的手下來為大家服務。」
「唔!捂!唔啊哈──」麥克風後傳來機長的氣喘聲,看來是四了。
「喂喂機長太大聲了,把你那根也(沙沙沙)──
「話說回來,我們想各位陪我們一趟,我們需要到某地,需要一些籌碼,只能借你們一趟。不過我的手下可是很無聊,看來要麻煩其他職員了。」


話音未完,乘客中有六位中東大漢站起來,其中兩人架着步槍。餘下的四位分兩組走向這邊和另一個角落。


「請、請不要傷害乘客!」
員工守則其中一條是要確保乘客安全,無論如何害怕,至少要讓其他人知道我們會儘力保存乘客安全。說實話這種狀況,我也只能這樣叫着。


那兩人沒有停下來,我只能確定現在的目標是我。所以我要怎麼樣?

穿着背心的大漢抓住我一隻手,把頭伸過來耳語
「幾小時--我--滿足啊。」
口音難以辨認。不過看着那步槍,看來要做甚麼也不能反抗。
然後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就吹着口哨脫起衣服來。這時廣播又響起機長呻淫般的慘叫──呻淫般嗎?好吧我明白了。

遠方拿着步槍的在向我大叫。

耳語的人很高興把自己的褲脫掉,然後把後空內褲脫下套到我嘴裡。另一人解掉我下半身。

人生可以重來嗎?

回應我的只有來自後方的窩心刺痛。這種不單單是異物突入的不快,那種皮膚之間的吸吮,直接又毫不留情的拉扯背後的洞。

「痛!」「好熱!」

腦中只有這三個字留下,眼前只有那個脫光的中東人在打手槍,他好像很滿意這現場色情片。我慢慢覺得背心男那根的熱度和我後邊流出的血混在一起。那種溫度好像可以把我的內部結構都融化,我覺得整個身體都熱起來,臉頰一定是通紅。

「你看得迪,這傢伙也興奮起來,看他那根──」

脫光的大漢這樣說着,我低頭一看,那是非常精神,海綿體充得滿滿的一柱,興奮得連口水也亂滴。這是我?沒人會想在上班過程中會遇到劫機,更別說會被人強暴,可是我的柱表示很渴望嗎?然後我的臉被一些溫熱的洨汁濺到,伴着狼嗥。

「喔啊啊啊啊啊啊嗚──」

脫光男半流帶噴,一下又一下想要把那根塞進我的口,把我口中的衣服拿掉,又在口中噴了兩下。現在連空氣中都是漂白水的腥味,口中還有那腥鹹。

「得迪你快點,等等站起來就到我了」
「啊!捂!」

後方的拉扯激烈了。現在除了船長一次又一次的呻淫,還有是我被背心男的巨柱撞到聲音飛出來。這麼樣的速度令他也爽起來。

「喔喔喔!啊啊!」
「啊唔!我.很啊!痛!」
「嘎!喔!喔喔喔!」
「唔唔!唔!」

我覺得我的洞穴變很順滑。
應該說那由拉扯轉成進進出出。
那──

「啊啊啊啊啊!」

很羞耻。
我被強──

「喔喔!喔啊──」
「唔啊!」

強暴,可是我很享受──

「喔喔出來了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──」

他出來了。
我的直腸感覺到一下一下被打到,幾乎要聽到他射出來的炮擊聲。三四五六七八次,身體的某部份被充滿了,滿洩出來,連地上也滴到。

看到機會,脫光大漢的子孫根站得直直的。
「喂喂。接下來該我了,等等還有他和他要幹啊!快點拿出來!」

客機9793現在正在公海,無論要被救還是劫匪到達目的地都要四小時。
客機上的Live GV還有四小時才結束,觀衆是機上的全乘客。

還是那句,人生可以重來嗎?

2012-02-10

WIP☆彡

喲!幾天沒見。

開這個BLOG的我其實很想畫HIT圖,總覺得畫這張圖的時候會很愉快,所以第一張HIT數決定由餅乾提出的1069HIT。這裡我再重申一次,數字只是個人喜好不喜歡整數而已,絕對沒有任何代表意義喔(屁)。

這是現在的進度,如何!! 很慢對吧!!(被巴

不過接下來要全力趕畢製的關係,大概下星期一之前──不,絕對要在下星期一之前趕出來貼。據說畢製的死線又提前了。

那麼下次見。

2012-02-05

慢慢習慣畫漫畫

其實沒有甚麼,我是很喜歡東做一點西做一點,所以這次來報告一下刺客篇的進度。

現在只畫人物的主線,還加上基本的灰,背景和大片的灰會等人物都畫好才會考慮。不過原來我沒有好好思考過灰在畫面中的影響。之前畫過的漫畫都因為拖太久所以沒時間貼網點,都留到現在才去研究(抱頭)。





題外話說一句,這篇短篇的工頭是這位

2012-02-02

黑暗時代的愛情故事

這是正在我口袋筆記本裡翻滾中的故事上半的主角配。

其實我不確定明明是R-18故事,卻又死人H比例又少是怎樣。不過我確實很喜歡這樣子寫故事,哼哼♥。

這次故事是講一位黑暗時代的戰士被人陷害差點死在冰天雪地,被剛好經過的東方〇〇師救掉,不過為了維持〇〇能力所以要定時上床打滾。

故事中段戰士的男朋友會換掉。

不過這篇故事甚麼時候想完,This is the question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