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-05-11

抖M糖


這是剛剛在﹣4買的軟糖
波子汽水味,實在最普通不過。特點是在香口膠質的糖果裡混入比較硬質的軟糖碎。


對啊你沒有看錯帖,也沒有來錯地方。
我一年前開始染上了吃這種糖的習慣。一切都是朋友的錯......

日本人真的好奇妙啊,想到在一粒糖裡混合兩種口感,因為軟糖碎真的很有嚼勁,那種你用鈍挫的犬齒狠狠咬下去還不會咬爛的程度,結果一連吃個兩粒才發現可怕之處。

居然我感受到牙肉酸痛!可是我還想吃!

只是顆軟糖居然覺得我的犬牙連抬起來也感受到軟糖的張力!
最後這種拉据心情誘發出我內心深處的M回路。好吧我是個M,不過這個糖也太S了吧!!
於是我每次看到包裝上看似可愛其實是在恥笑你這個深藏不露的抖M就忍不住要買回去,在朋友面前我實在不敢說出真正的原因﹣﹣

我真他媽的抖M。

於是我以表S實M的名義向各位推介這個隨便哪間﹣4也可以買到的超S魔王笑軟糖。
地上的深坑隨處可見ww

2012-05-01

[柯格飛特日常]麻婆豆腐


話說昨天去吃了麻婆豆腐,原來柯格和小飛特有跟過去!於是我今天得到了這樣的對話w。


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


「啾──啾啾──」


當然這是早晨的鳥叫。
不過聽起來那麼刻意,感覺就是哪個牙還沒長齊的小傢伙在興𡚒,對於小傢伙的母親來說,這應該是一天裡最大的滿足,可是對於柯格來說不是。


柯格是隻(隻?)半半半獸人,這個說法來自於他的半獸人血統只於下四分之一,一半、再一半再一半。先不提這個,柯格的生活習慣可沒有身邊的白鷹小飛特那麼健康,半獸人經常夜半三四點才睡,這個睡覺時間對純血統白鷹來說是一個災難。於是這對感情很好的兄弟每天也過着吵架鬥嘴的充實生活。


話說回來,柯格的美夢要被那個小傢伙的興𡚒亂叫吵醒了。


「哪個混蛋像個瘋子那樣亂﹣﹣嗚哇!」


情況是這樣的,有個滿身肌肉身高兩公尺的巨漢在抱怨晨夢被打擾,然後有鳥不滿意被叫混蛋所以狠狠用鳥喙碰撞巨漢。啊,今天這一人和一隻也是精神滿滿的。


「你.這.個──啊不,是隻,隻.混.蛋﹣﹣」

接下來是難以言喻的慘叫。
在橡木森林中的小木屋裡,有一隻一公尺長的白鷹狠狠咬住一個半獸人,旁邊的紗布窗簾被風吹起來,早上的陽光透射進來,半獸人柯格臉上的淚水變成鑽石一樣。


「格格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噢噢噢────痛死了!痛死了!痛死了啊啊啊喔喔──」


滿身長着白色羽毛的鷹放開了喙,柯格趕緊把紅腫的右手放到水筒裡泡,左手抹臉,水花都濺到手毛上。回個氣來的柯格立即對白鷹狂吼。


「臭飛特搞甚麼啦,俺明明差點就拿奬了,你卻把我拉回來然後又狠狠咬我!」
「那是你的夢我才不管,不過我最恨被人叫混蛋的。你看我這身純白色的羽毛,連名畫裡的天使都不夠我潔白,我才不是在甚麼混血蛋裡長出來的!」
「甚麼?混血蛋?」
半哭人柯格死死盯着面前的白鷹飛特。


這個過程中有兩隻麻雀飛過,樹葉被風吹過發出的「擦擦」聲響了十下,中間有三片掉了下來,還有一隻大樺斑蝶被幽幽飄過。


「混血蛋,我聽得很清楚的。」先開口的是白鷹,邊點頭邊說出自己的陳述。
「混血蛋,混血蛋,混血蛋──你是指混蛋嗎?」
「對啊那不是混血蛋的意思嗎?」


接下來一人和一隻維持了各自的姿勢,窗外又有一隻大樺斑蝶忽上忽下發飛過,之前的斑蝶發現後邊的斑蝶很吸引,所以邀請後邊的斑蝶跳舞,於是一個S形以後就飛出了窗外。


「那個小飛特,其實那只是很普通的罵人語言。」
「所以你的意思不是在說我的血統不純正囉?」
「對。」


又來一陣風,這次是有五片橡樹葉飄下來。


「啊哈哈哈哈昨天的麻婆豆腐真好吃」


白鷹飛特史上最大危機出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