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-03-04

半途出家



GAY

如果你問我有甚麼感覺的話,我只能微微彎身表示我不知道。就像我經常跟朋友說的那樣,我只是個半途出家[1]GAY

小學以前,我有在班上玩女巫捉小孩的遊戲[2]。我會把浴巾放在自己頭上,這樣就有長長又嘔心的頭髮,然後就去抓班上的其他同學。我沒有記憶有其他同學有扮演女巫角色,所以可以合理認為女巫都由我來扮演,所以小學的同學冊裡大家寫給我的暱稱就是基佬(前面多了個口字看上去就是別的字),雖然心裡也不知道這是甚麼鬼東西,不過大家都叫得很高興聽起來也沒甚麼奇怪味道,我記得我還蠻欣然接受的。

小學後期的事,我跟著媽咪在各個地方跑來跑去,那時媽咪有一個長期的合作伙伴帶著女兒,我們就成為玩伴。我們玩的是設計師跟模特的遊戲,女生當然是模特,然後我就去替她做裙子(嗯,棉被捲一下,左邊露一些右邊弄高一些,還加上頭髮造形,我比較好奇後來為甚麼沒有再走這個方向)。現在想來是蠻高興沒有人來跟我講不能這樣這很娘之類。

中學畢業以前,我完全沒有因為是GAY還是甚麼而苦惱過,也沒有受霸凌,我就跟身邊的人過著一樣的生活。再說清楚一點,中學以前我沒有過任何感情線,最多就是因為經常沒錢吃飯而受一些男同學照顧(這沒甚麼,大家都是好人)。我沒有想過要喜歡誰,也沒空間去想,整個中學都是放空渡過。特別要提的話,我是蠻喜歡對男同學的屁股來個火辣辣的spanking[3]

畢業以後有遇過一個男生來向我告白(MSN上),直到那時我才發現且驚訝第一個反應不是回他「對不起我不是同志」之類,而是在掙扎到底要不要,這時GAY這個概念才又重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。

後來就到我告白男生然後收到好人卡了。

總結起來我的前三分之一的人生都完全沒有在意自己有沒有對象,直到兩年前告白被打槍才忍不住向所有網友跟部分朋友和同學出櫃。差別只在於你是GAY或者是愛好相近的女生時,我們就有了共同話題和無限深入的黄色話題,你不是GAY或者不知道我是GAY的話,大概也覺得我沒甚麼差別。



[1] 半途出家指的是我在人生前二十年對自己的性向完全沒有想法,沒有喜歡過誰。當然是有跟一些人親近,但是我腦子沒有想過喜歡還是甚麼。
[2] 實際上是丫嗚婆,傳說是夜晚專門捉大半夜沒睡的小孩吃掉的一種妖怪,其實直到後來好奇到網上搜尋才知道是甚麼意思。
[3] 不知道這是甚麼嗎?就是往對方的臀部狠狠巴下去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請隨便說w
Say anything you want :D..